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

“我终究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” ——记公司“爱岗敬业”员工刘豪
2013/7/12 14:35:51
69
来源:

       “我终究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公司“爱岗敬业”员工刘豪

 

79上午,在公司财务部办公室,副主任刘豪正在拿着资料、对着电脑,核对着一笔笔的数据,专心致志,苍白、浮肿的脸庞,让整个人显得憔悴和疲惫。

一周前,72日刘豪接到通知,为了公司解债的事务需要前往重庆出差。像往常一样,刘豪去医院看了下正在住院的老父亲,给家里交代了一声就离开了西昌。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走,竟与父亲天人永隔,“没有见到老父亲的最后一面,很愧疚!”一回忆起当时,刘豪很是自责。

20054月,公司爆发担保危机,前实际控制人张良宾、张斌等将公司作为违规融资担保平台,违反法律、法规的禁止性规定,利用公司为其控制的朝华集团等关联方提供了23笔,总额达10.2305亿元的违规担保,违规担保解除率高达97.71%。而后,刘豪就成为了负责公司解债工作的一员,这项工作一做就是8年。解债工作程序复杂、耗时长,又需要跨单位、跨部门合作,整个过程及其艰辛、困难,还好在省、州两级政府的指导下,在州解债办的直接领导下,解债工作也是成效显著。截止目前,公司违规担保债务已解除21笔近10亿元。出差、加班已经成为了刘豪多年来的一种工作状态和一种工作习惯。“豪哥,在我的眼中就是一个对工作认真、负责的人。这么多年来,我就没有看见过他休过假。而且他出差太频繁了,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就经常在加班,看不见的时候就基本就是在出差了。”财务部人员郭遥翀提起对刘豪的印象就感慨地说。

刘豪72日的那次出差,正是配合公安机关对公司剩下的未解除的债务进行证据收集的工作。在此时刘豪的父亲就因为身体不好已经住了一个月的医院了。“我父亲已经是80多岁了,人年纪大了,身体的体征各方面都不太好了”提起老父亲,刘豪多次哽咽“平时工作很忙,就连他住院的最后一个月我也没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陪他。”在父亲住院的一个月中,刘豪也由于工作太过繁忙,照顾不到父亲,也只能利用每天下班的时间赶到医院陪陪父亲。

“刘哥是家头有什么事就自己一个人掖着,连他老父亲住院那么久我们这些一个部门的同事都不晓得,只是最近我们中午加班后,他总是一个人就走了,问起来,他总说家头有事不和我们一路吃午饭。”财务部员工何燕说,“现在想想当时就应该是豪哥的老父亲在住院了,他就每天用下班的时间赶到医院去看看吧。”

73下午3:30刘豪刚抵达重庆,3:50刘豪就接到家里的电话,父亲情况不好,希望他能尽快赶回西昌见父亲最后一面。刘豪立即给公司副总经理、财务总监陈世兵汇报情况,陈世兵当即安排车辆送刘豪回西昌。刚到达重庆20分钟,刘豪就坐上回程了汽车,但是时间还是没能赶上死神的脚步,4:00点,刘豪再次接到家里的电话,父亲在3:58分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“我终究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叶杉杉)